afantibbs.com
首页 - 情感杂想 - 如烟往事 Guest

阿凡提宣言
 
问题与建议
 
网站管理
 
网站技术组
 
水世界
 
分类讨论区
 
移民
 
俱乐部
 
分类广告
 
阿凡提交友
网友推荐服务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版面: 如烟往事 ] [首篇作者: Esquimau ] [ 2014/11/26 00:07:21 EST  ]
 [分页:  1]
 
 
 Esquimau
 (ゆう)
 经验: 47464
 发帖: 8350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1]  站内引用: [post]Memory:891[/post]  推荐
发信人: Esquimau (ゆう), 版面: Memory
标 题: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4/11/26 00:07:21 EST)


最近浙江版闹哄哄,乱糟糟,引发出一幕《浙版高句丽门》事件。为何我老人家从功勋卓越的齐王韩信,最后落下被处死长乐宫的下场?为何浙版众人交口称赞惊为天人“文曲星下凡”的我老人家,一跃成为获得征文特等大赏的革命五好战士红旗标兵,最后却以反革命罪被扭送黑屋,屋外缺席召开我老的浙江革命群众批斗大会?这前前后后眼花缭乱的事情,不但惹得浙版革命群众和路人甲乙丙丁各路豪杰的围观,甚至连元芳也感到蹊跷异常,看官你道为何?请稍安勿躁,且搬板凳一个,茶水一杯,瓜子一把,待我慢慢来道来。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同吧。





“哐当~~”寂静的黑暗中只听外边一声响,铁门被打开了。在小黑屋里已经待得太久了的我,被从外面突然射进来的阳光刺激到无法睁眼,只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从门外朝着我发霉恶臭的床铺走来。

“过堂!”一个衙役嘶哑的吼叫声。

我感觉被人推下了床铺,还没等我立起来,左右胳膊就被提起,连拖带拉地被拖出小黑屋去了。

过了好久,我才恢复了视觉,发现我立在一个大厅里。厅外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鞭子声,掺杂着肉被烧焦的气味。大厅周围都是獐头鼠目而又怒目而视的衙役。大厅上首正中摆放着一个几案,案后正坐一名官员,边上还坐着另外一人。看官服,案后官员应该是从五品的镇抚司堂官,目无表情;而边上的青衣小帽,则是师爷一名,脸色倒是尚有几分和气。

“看什么看!跪下!”只听背后一声怒吼,我的小腿上就挨上了两棍子,腿一软,只能跪倒在地。

“呔!”只听几案上惊堂木一声响,堂官发话了:“大胆刁民,所犯何罪,快快从实招来。如有半句假话,皮肉受苦!”话音未落,只听到厅外又传来了用刑的一阵惨叫声。

“回大,大人话,据说是扰乱浙江版秩序,还有,据说是中国人民的死敌,妄图分裂国家……”

“啪!啪!”身后的一个衙役火速走到我面前,当面就是两掌,打得我眼冒金星,找不着北,差点瘫倒在地。突然间,感觉嗓子一咸,一口鲜血从嘴中喷出,洒在地上。

“大胆狂徒,小心说话!什么‘据说’,‘据说’,你胆敢在公堂上戏弄我们镇抚司大人!”那个衙役咆哮着,似乎感觉他已经怒不可遏到极点了。

完了,吾命休矣。我心中暗想。就是不知临死前是否还可以见上她一面。

就在这时,就看到那个穿着青衣的师爷在堂官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堂官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乎,那位师爷从几案上拿起一本簿子,缓缓地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来。

“你就是雪舟?”师爷问道,似乎是一个多余的问题。我还是恭恭敬敬地点头称是。

“你是被浙江版版主追雨客zhuiyuke推送到诏狱里来的?”他继续问道。我连忙说是。

只见那个师爷在我面前来回踱步,良久,突然说:“根据档案记录,你是浙江版版主追雨客的粉丝,曾经为了她当选版主,咆哮当今圣上邢文帝的朝堂?后来追雨客继位,封赐你为楚王韩信,可有此事?”我点头称是。

“还有,你曾在浙江版活跃一时,参加征文比赛,获得特等大赏,奖励1000大洋,还被誉为‘文曲星下凡’,可有此事?”听到师爷语气中有几分友善,脸上有几分悦色,我点头如小鸡啄米般。

突然师爷拉下脸来,转了语气说道:“那么为什么短短几天时间里就从革命五好战士变成成了黑五类分子!你自己看!”说完便把手中的簿子仍在我面前。

我拿起来看了几眼,一下子就吓哆嗦了。这簿子上,不但有版主追雨客对我的鉴定意见,‘此人罪大恶极’,还有大量正义革命群众的证词,其中不乏咆哮体和骂街体。看时间记录,鉴定意见和群众证词应该都是我在小黑屋里关禁闭的时候,对我召开缺席群众批斗大会时候所录的。我的罪状简直是十恶不赦,倘若完全坐实了,铁定要被三千刀凌迟处死。

大厅内的气氛异常压抑,厅外的惨叫声和用刑声此起彼伏。我看到眼前的师爷严肃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先开口,目光中带着一些暗示。于是我赶紧磕膝盖当脚走地跪走到师爷面前,带着哭腔说:“冤枉啊!~~~大人要为小人做主啊!我讨论的都是历史问题:高句丽/高丽属于朝鲜历史还是中国历史,或者两者说法都合理;高句丽人属于中国人还是朝鲜人,或者是个伪问题;历史的传承是血统论为主还是文化传承为主,等等等,讨论的都是这类问题啊。还有关于淞沪会战是否必要的问题……小民绝无反心,我每日早六点晚六点准时叩首讴歌当今圣上,更与那关外的满洲鞑子毫无私通。怎么就变成了现行反革命,被专案组扭送到诏狱里来了呢?大、大人要为小人做主,冤枉啊~~~”

“你给我过来,教你怎么和大人说话——”刚才那个对我掌掴的衙役一把拉住我的后领,另外有两个衙役拿着厚重的木棍,气势汹汹地上来,眼看一场酷刑是逃不了了。

“没你们的事,都退了下去!”师爷冲着三衙役喝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几个衙役们,听到这句话,立即像泄了气的皮球,低着头称是,犹如走猫步般,毫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除了这些话,你还说过些什么?”师爷继续问我。他似乎格外有耐心,语气中貌似还带着一些暗示。

可惜我还一心钻在政治意识形态的思考中。衙役退了下去,我的胆子也更大了一些,对师爷说:“高句丽/高丽的讨论在国内论坛犹如过江之鲫,如何在才子遍地的的浙江版就成了罪大恶极的事?如果说讨论算是扰乱版面,为何事先也没有任何版面话题的通知和警告?讨论813是否合理,为何也被戴上大是大非的帽子?最后给我召开缺席批斗大会,这都是神马东东?大人,要为小人做主啊~~”

“住嘴!”师爷似乎格外生气打断了我的话,而眼神中依旧带着一种奇妙的目光。反应迟钝的我,这才看出师爷眼神中的暗示,这下立即收了口不再言语了。

师爷转身对着堂官说:“大人,这刁民看来是不肯老实招供了!还需要用特殊方法!”

从堂官身后的屏风中走出两人来,看装束,一僧一道。

堂官一拍惊堂木,说:“把这刁民带走!”

我又被押送着离开了大厅,一僧一道随行。

退出大厅,外面是一条昏暗的走廊。路过走廊另一端,看到刑讯室里血淋淋的一副地狱般的景象。血水在刑讯室地上横流着,半死不活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各种呻吟声。只听到室内一个赤膊大汉瓮声瓮气地说:“这里又有一个断气了!”另一个赤膊大汉说:“席子卷了拖出去喂狗!”

我不知道又要被押送到哪里,不过我想,得赶紧离开这地方,这是首要任务。






百济道长说:“世上咄咄怪事,自古有之。东晋殷浩对空写咄咄怪事四字,其实此人也是咄咄怪人。”

眼前摆放着芳香的明前龙井,屋内是檀木的香气。隔壁屋子传来古琴名曲《浑水摸鱼》,听琴声必然是一位美人弹奏。

我呷了一口龙井茶,说道:“高句丽的问题,原本不是问题,皆是庸人自扰。昔日欧洲此类故事甚多,今日转移到亚洲,重复此类故事。如果要讨论血统,需以DNA数据为准,古籍只供参考。如果讨论文化传承,需以Toynbee的文化圈来思考,不以政治民族主义为限制。此乃基本道理也,其他浑水摸鱼,各类政治大帽子,各种屁股决定脑袋,皆行为艺术也。”

一旁的句丽禅师大笑道:“哈哈哈,你还陷在其中,无法出来。真是身在局中不知局啊!”

我说:“敢问禅师是什么意思?还请禅师明示。”

句丽禅师笑着说:“那追雨客也是江南女才子一枚,简单道理,岂会不知?你还写一篇驳斥文章,用温家宝的意见压阵,以为可以镇住那追雨客,难道不知道这位才女直呼温家宝为‘影帝’?”

我大惊道:“原来那追雨客不是小将,也聪明了得,为何给人扣政治大帽子的能力堪为一流?此人文采了得,但是撰写一篇《写给文豪和冬冬: 你们要尊重雪舟哇》,语无伦次,毫无逻辑,完全和她其它秀丽文字风格不搭界呀。”

句丽禅师说:“你依旧是局中人!你的罪名是什么,是你认为的政治帽子呢?还是别的呢?”

我说:“另外一项罪名就是捣乱。毛主席教导: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直到灭亡。于是我就身陷囹圄啦!”

句丽禅师说:“嗯。这追雨客毕竟不是老手,更像是单纯的女文青。倘若当初以捣乱罪名灭了你,然后发动群众批判你的捣乱行为,你死也不能喊冤哪。一开始以政治帽子扣人,然后转进到捣乱罪名,这不是高明的方法。”

我说:“禅师所言甚是。看来女文青还是单纯。因为文艺,所以敏感,因为敏感,所以容易激动,一激动就找不到北啦!然后各种方法无所不用其极。对我判刑之重,扬言要永久禁止我进入浙江版。话说这种待遇是对同性恋极度仇恨的liangzhi在基佬版享受的待遇,没想到被我遇到了,而且是被同省老乡给整了。前几日我还在浙江版大声疾呼同省老乡要团结呢!现在和浙版的革命群众形同水火,我变成阶级异己分子,我个人何等痛心!”

这时候,隔壁屋《浑水摸鱼》曲声住了,一首古琴曲《醉翁之意》又缓缓地响起来。百济道长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走了几步,说道:“如果说捣乱就要被永久驱逐出浙江版,那么捣乱最厉害的psq和起因,怎么基本来去自由,还时不时地成为浙版座上宾,被美言称赞呢?即使出了问题,也是删帖而已。”

百济道长一句话,我顿时语塞。自圆其说的道理,又被攻破了。我仔细一想,突然恍然大悟道:“当初我强烈支持追雨客成为浙版版主,但是明确强调自己是以‘雨伞党人’的身份进入浙版的,并且多次讴歌雨伞。这psq和起因都视‘雨伞党’为仇敌,而我却说自己是模范雨伞党人。难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百济道长哈哈一笑,说:“你这是诛心之论,休要胡说,否则和对你大搞诛心之论的人有何区别?”

我说:“总之我认栽了,这个没法说理!话说雨伞和追雨,原本是买买提两大浙江女文青,要是能强强联手跳雨中曲,那该多好呀。即使到现在,我个人也依旧衷心祝愿两大浙江女文青能够联手跳雨中曲。”

句丽禅师在一边补充说道:“刚才你在诏狱里遇见的那位师爷,也是雨伞党人,这才保你出来。倘若没有他,你现在估计早就小命不保,死在诏狱的审讯室里啦!”

我说:“孔夫子说‘君子不党’,看来是决然错误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党争,各版矛盾,其实大都类似,何须多论。不过我本是玩行为艺术的人,这回被人行为艺术玩了一把,也算是一种成全了,真可谓求仁得仁。今后我还是退出江湖,不问是非的好。倘若要论是非,这可就论不过来了。”

《醉翁之意》一曲终了,下面又听到隔壁弹奏起另一琵琶曲《大浪淘沙》。

百济道长说:“当初你进驻浙版,活跃三星期,还成为革命五好战士,享受高额奖金,无人有非议。几天之后风雨突变,一夜之间变成黑五类,于是乎各路浙江革命群众纷纷起来随声附和版主,揭批你的罪行。你如何看待这问题?”

我笑道:“本人熟读毛泽东时代群众斗争史。这类落井下石随声附和,皆是常态,何足挂齿!另外还有墙头草之人,更徒增笑耳。倒是有个叫做StarVenus的,在我依旧是红人的时候和我辩论高句丽问题,在我被封之后反对因观点封人。虽然我和他有口角,但倒很欣赏此人。可惜估计不是浙江人啊。”

句丽禅师说:“既然这样,这事就过去了罢。你对追雨客印象如何?”

我笑道:“浙江女文青,写得一手好文章,还会讨论startup,是个标准才女。”

句丽禅师又问道:“今后你还是雨伞党人不是?”

我说:“是否是雨伞党人,皆是浮云。能手中有权,才是关键所在。口水千万句,不如鼠标一点。鼠标一点,又不如电门一踩。”

句丽禅师说:“そうですよ!”

话音一落,《大浪淘沙》一曲也终了。从门外进来三位盛装美人,一人手抱古琴,一人抱古筝,还有一人又抱琵琶半遮面。我想,她们就是刚才弹奏三曲的三位美人吧。

于是大家有美人相伴,饮酒作乐,觥筹交错,好不快活,不在话下。


 
 
 MUD
 (梅易思)
 经验: 667
 发帖: 195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2]  站内引用: [post]Memory:893[/post]  
发信人: MUD (梅易思), 版面: Memory
标 题: Re: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4/11/26 10:34:04 EST)


我来转

 
 
 Clearmind
 (Clearmind)
 经验: 71748
 发帖: 28758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3]  站内引用: [post]Memory:894[/post]  
发信人: Clearmind (Clearmind), 版面: Memory
标 题: Re: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4/11/26 22:18:45 EST)


真是太精彩了!!!!

一个小小的疑问:从被打得头破血流到和老道欣赏美女弹奏,貌似中间的衔接跳动比较大?

再有,这三位美人的真面目如何?难道是隐喻?呵呵呵呵呵。


 
 
 Clearmind
 (Clearmind)
 经验: 71748
 发帖: 28758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4]  站内引用: [post]Memory:895[/post]  
发信人: Clearmind (Clearmind), 版面: Memory
标 题: Re: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4/11/26 22:19:02 EST)


顶!!

【在 MUD (梅易思) 的大作中提到:】
:我来转
:..........


 
 
 Esquimau
 (ゆう)
 经验: 47464
 发帖: 8350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5]  站内引用: [post]Memory:896[/post]  
发信人: Esquimau (ゆう), 版面: Memory
标 题: Re: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4/11/27 15:09:13 EST)


多谢老王捧场。

唉,主要是木有时间写更长了。本来想15分钟写完一篇意识流,结果阿彻搞了一篇演义,写得很不错,我老只好花了半个晚上搞了这么一篇交作业。

【在 Clearmind (Clearmind) 的大作中提到:】
:真是太精彩了!!!!
:一个小小的疑问:从被打得头破血流到和老道欣赏美女弹奏,貌似中间的衔接跳动比较大?
:再有,这三位美人的真面目如何?难道是隐喻?呵呵呵呵呵。
:..........


 
 
 Clearmind
 (Clearmind)
 经验: 71748
 发帖: 28758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6]  站内引用: [post]Memory:898[/post]  
发信人: Clearmind (Clearmind), 版面: Memory
标 题: Re: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4/11/27 17:58:44 EST)


哈哈哈哈哈,看来你还是需要激励啊。

有时间写小说出书吧,真是非常好看,我第一个买,呵呵呵呵。

【在 Esquimau (ゆう) 的大作中提到:】
:多谢老王捧场。
:唉,主要是木有时间写更长了。本来想15分钟写完一篇意识流,结果阿彻搞了一篇演义,写得很不错,我老只好花了半个晚上搞了这么一篇交作业。
:..........


 [分页:  1]
[进入如烟往事讨论区]
回复文章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Re: 浙版高句丽门事件通俗演义
内容: 
不上首页 [图片录像及其它发文操作提示]
表情:
  请注意: 上载文件暂时不支持中文文件名!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版权所有 - 阿凡提BBS (afantibbs.com)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