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antibbs.com
首页 - 新闻中心 - 阿凡提闲聊 Guest

阿凡提宣言
 
问题与建议
 
网站管理
 
网站技术组
 
水世界
 
分类讨论区
 
移民
 
俱乐部
 
分类广告
 
阿凡提交友
网友推荐服务
【浪里白条】我们冤枉穆铁生了吗?
[版面: 阿凡提闲聊 ] [首篇作者: deng9 ] [ 2017/04/08 20:58:36 EST  ]
 [分页:  1]
 
 
 deng9
 (deng9)
 经验: 0
 发帖: 454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1]  站内引用: [post]Talk:95325[/post]  
发信人: deng9 (deng9), 版面: Talk
标 题: 【浪里白条】我们冤枉穆铁生了吗?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7/04/08 20:58:36 EST)


前几天,我贴了篇文章讲了德州大学校内“辱华”布告的事情,也许有些地方说得不够
清楚,引起一些朋友的误解。我觉得我有义务进一步澄清。

首先,我从来没有反对向学校投诉。恰恰相反,我说得很清楚,如果我在场,我会拍照
,取证,向学校报告。

我反对的是,在中国互联网上号召义和团给德州大学校方写信抗议,校方做错了什么吗
?向校方抗议个鸟毛啊?那是第一天,事情发生的当天(24小时内)。又不是你儿子被
德州大学校长的儿子打死,从楼上扔下来,然后奥斯汀警方说你儿子自杀,并且封锁消
息。

甚至还有个德州大学的新生,气得要死要活的,写信大骂德州大学,表示不去你这个烂
学校了。


不是亲眼见到,真是很难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精神病人。

今天,认真讨论下为什么不应该为一点小事去闹(请注意关键词:为小事去闹)。大事
一定要闹,比如在招生和工作方面被AA歧视,一定要闹到天荒地老。

有些朋友建议一定要为小事闹,并且拿黑人和犹太人给自己壮胆,意思是说这两个群体
是“因为小事而闹”的成功榜样。

要驳斥这个惊天动地的性感创意,得先复习下什么是族群政治(identity politics)。

如果你智商超过70的话,应该知道美国社会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是所谓“进步主义”
/“自由主义”(传说中的白左)。占主导地位的意思,不是说没有人持不同观点,而
是说这种观点最有话语权。美国社会最有话语权,嗓门最大的三个领域是主流媒体,好
莱坞/娱乐圈,大学/知识界。

这三个领域被白左全面霸占。

不用抬杠,我知道现在当总统的是谁,他当总统并不能改变白左垄断话语权的事实。人
家不过是个偶尔憨厚偶尔无厘头的心直口快的“耿直boy”,都被你们抹黑成什么了?
不仅白左霸道垄断话语权,连白左的奴才都嚣张得鼻孔朝天。几个赖皮在纽约街头骚扰
床粉集会,都能把自己美化成“纽约七壮士”,还有什么谎不能扯?让“七壮士”写历
史书,南京大屠杀就是南京大联欢,诺曼底登陆就是“spring break fireworks at
Omaha Beach”,奥巴马就是最伟大的美国总统。床粉在纽约集会,相当于基督徒逛
沙漠,哦不,逛麦加,淹没在和平教徒的海洋中。“和平教七壮士在麦加怒怼小股基督
徒”,这话说出来,全世界的牙都笑掉了,真是好有出息。

白左的整套思想体系如果是《葵花宝典》的话,族群政治就是世上唯一的一把刀,地位
就是这么重要。

简单来说,族群政治的意思是,所有的人按照肤色宗教性别等等分为不同的族群,每个
族群按照受害程度/作恶程度分等级。受害程度最高的族群在等级的最上方,最受宠爱
。罪恶程度最高的族群在等级的最下方(华人除外,华人是垫底的),每时每刻都要揪
出来批斗批斗。

为简化起见,先不考虑性别性取向这些高维度变量,只看肤色宗教。

最邪恶的族群是白人,白人里面死不改悔的是最最邪恶的白人右派,弃暗投明的白人是
白左。换句话说,白左也是有罪的(即白人原罪),但是白左在改邪归正,尽最大努力
为自己赎罪。

受害程度最高的当然是黑人,和平教徒。黑人所有苦难的根源是过去和现在所遭受的来
自白人的压迫(如果你敢站出来说,即便黑人受白人的压迫,难道黑人就是白璧无瑕的
人类,黑人社区的问题难道跟黑人自己一点点关系都没有?你会被当场掐死。这是大逆
不道的问题,不可以说。Don Lemon 几年前建议黑人好好穿裤子而已,被群殴)。

族群政治整个剧本的主题,就是一群为了赎罪带领各色受压迫的族群的白左,跟邪恶的
白人非左做斗争的故事。

不要忘记,这部可歌可泣的史诗巨作是白左写的,白左拍的,白左导的。

所以说,在族群政治里,白左是主人,白左是主人,白左是主人,(请重复一百遍,试
试看能不能进斯坦福大学)。

明白了吗?白左认为自己有原罪,要对受压迫的有色人种族群赎罪,你不接受都不行,
白左不允许你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不允许你提不同意见。你说“白左哥,您太客气
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大家要面向未来,平等相处”,白左说“闭嘴,我是罪人,
你必须按我说的做,让我痛痛快快地赎罪”。

霸气侧漏!

我们常常听到白左说“你一个中国人/黑人/北京人/元谋人怎么可以支持床铺呢?”,
这背后的意思是,他们白左已经把床铺划成纳粹妖魔,把我们这些非白人划成被压迫的
,需要白左解救的人群,我们怎么敢跟敌人(床铺)站在一起,跟恩人(白左)做对呢
?怎么能这么不识抬举?

侧漏的霸气!

白左就是无法接受我们居然有独立思考能力,敢拒绝按照他们的剧本出演。其实在我们
看来,你们白左算个屌毛啊?老子啃树皮的时候,你在嫌巧克力太甜,我凭啥要当你无
病呻吟的群众演员?我又没有“七壮士”那么不要脸。

既然族群政治剧本的主题是“坚称自己有罪”的白左讨伐“认罪不坚决的”白人非左,
那么控诉白人罪状就必然是族群政治的重头戏。所以,我们整天听到的就是黑皮肤的张
三又被邪恶白人歧视了,和平教的李四又被邪恶白人欺负了。媒体每天捕风捉影,对着
鸡毛蒜皮的事情做友邦惊诧状。

族群政治的族群角色是恒定不变的,白人永远是有罪的魔鬼,黑人永远是被压迫的天使
。说到这里,华左愤怒了,对我大吼“你胡扯,黑白平等以后,族群角色就会变了”,
我老人家只好冷笑着回应“你们这样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无中生有,搬弄是非,黑白
永远也不会平等,任何小事都能被忽悠成种族歧视。永远也没有尽头”。

黑白早就已经平等了,不对,黑人早就骑在白人头上拉屎了。那么,为什么我们正常人
跟“七壮士”的世界观差别那么大呢?为什么他们就咬牙切齿地认定黑人受压迫呢?

因为他们被白左洗脑了啊,他们在卖力扮演白左剧本里的角色。

芝加哥南城的黑人生活当然很悲惨,没有人否认。被污名为“黄纳粹”的正常人和白左
的精神奴才“七壮士”在这一点上是有共识的。

我们认为,黑人悲惨的根本原因正是族群政治,白左整天给他们灌输受害者心态,于是
他们就永远摆出一幅受害者的架势,连虐待个白人残疾人都能整出“为族群复仇”的大
义凛然来。

“受害者族群”为一点点蝇头小事就闹得满城风雨,是族群政治的高潮戏份之一,这么
闹是为了表达“你们看,白人压迫果然很凶残,这又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的意思。既
然白人压迫那么恶劣,那么给受害者族群在就业和工作上一些倾斜照顾(AA),就是理
所当然的事情,合理补偿嘛。

所以说,“为小事满地打滚”和AA是一条内裤的两面,浑然不可分开,都是族群政治不
可分割的内禀属性。一个是族群政治对社会的“病灶”做出的诊断,一个是族群政治开
出的药方。

“白人果然坏”——à 所以要AA。

说到这里,智商超过80的华左朋友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华人为小事去闹”是缘木求鱼
南辕北撤本末倒置恶贯满盈慢性自杀了。我下面就施展下初中数学的残余本领,把这道
题证明完毕,一步一步写清楚。

1 受害者族群为小事去闹(temper tantrum),是(白左)玩弄和巩固族群政治的必
须(基本上是唯一)的借口和手段。闹得越凶,族群政治就越固若金汤稳如泰山。闹得
越凶,白左就越有理由宣称白人压迫很邪恶,就越有理由继续搞AA(黑孩子成长过程中
受这么多额外的挫折,当然要AA一下)。如果所有的族群都不为屁大点的事去闹,白左
就会弹尽粮绝,受害者产业就会彻底破产。

2 我们是AA的受害者,打篮球玩顺口溜是黑人的面包和黄油(bread and butter)
,读书上学是我们的面包和黄油。只有在纳粹社会里,才是什么事情都由政府计划好,
你在总人口里占比例3.1415926%, 那么在牙医行业里,你们也必须是3.1415926%,这他
妈的多么流氓啊。我们的要求非常低:公平对待,不要因为我们的肤色而限制我们,不
要因为我们努力而惩罚我们。如果嫌我们数学太好,可以把爬树和跳远也列为考试项目
嘛,只要程序正义,明码标价,不搞暗箱操作。

3 我们为了小事去闹,白左只会翻白眼,只会被白左当做政治工具,被他们当作搞族
群政治的借口(白左常说racism is alive and well, 白左会故意混淆制度性歧视
和个人歧视,你抱怨个人歧视,白左肯定会往制度性歧视上忽悠),最后的结果就是AA
搞得更凶,我们更吃亏。所以,我们越为小事闹,越是在大事上吃亏。

4 为什么我们闹,却享受不到黑人和和平教的待遇呢?什么族群什么待遇,都是由族
群政治的剧本内定的,我们没有那么苦情,我们没有那么悲情。这个剧本不可改写。打
个比方,你可以想象一下范冰冰坐你大腿上撒娇的情形和韩红坐你大腿上撒娇的情形有
什么不同。我这里当然不是要冒犯韩红和韩红的亲友团,也不是说我们没有黑人漂亮的
意思。我只是说,在白左的族群政治剧本里,我们的角色已经定好了。如果诸位哈佛的
华人女叫兽们还裹着小脚,大家还拖着猪尾辫,或许白左会把我们的地位往上挪一挪。
族群政治讲的就是戏剧冲突,越野蛮异质,越受白左稀罕。我们勤奋刻苦,取别人长补
别人短,在戏剧冲突里,这样的人是不受待见的,只能被强制做群众演员,当不上丑角
和苦角。

5 我们要做的是打碎族群政治,反对白左蛮横无理给我们划分的角色定位,拒绝在白
左为我们做的牢笼里生活。而不是争取做族群政治里受益的族群,根本也争取不到啊。

6 为什么黑人闹闹就能成功呢?首先,黑人并不成功,绝大多数的黑人生活在水深火
热中。少部分黑人的成功来自于白左的“施舍”。在族群政治里,黑人就是白左用来虐
待自己的宠物玩具。

如果全社会强制给金鱼们留出一定数量的肥缺,你不能拿很多金鱼占据了肥缺位置这件
事反过来论证全体金鱼的成功。因为即使所有的金鱼都不够格,也会有一定比例的金鱼
拿到那些肥缺。

被斯坦福录取的穆铁生同学就是这么一条成功的金鱼。在族群政治压倒一切的社会里,
奥巴马和希拉里需要找一些和平教徒来充门面,来表示自己非常“多元”和“进步”,
来证明和平教徒的上进好学。如果穆铁生不是和平教徒,而是个同样优秀的华人孩子,
当然不会有跟奥希合影的机会。一个政见不同,认为法律和秩序很重要的优秀白人孩子
也不会有跟奥希合影的机会。妈的,即使是一个坚决认同黑命贵的普通家庭白人优秀小
孩也不会有这种机会。

这种绿色通道型的成才机会专属于被白左认定为受害者的族群。这些绿色通道伴随他们
终身,来自于白左的“施舍”。

拿穆铁生做例子来证明斯坦福有眼光,那就是胡扯八道。拿穆铁生为例,证明族群政治
当道,AA泛滥成灾,斯坦福也不例外,有很多给金鱼专用的绿色通道,才是硬道理。

当然,穆铁生还只是个孩子,被族群政治裹挟,不能怪他。

7 犹太人呢?犹太人里的左派是白左的中坚,犹太左派是族群政治剧本的编剧,导演
,制片人,投资商。他们的玩法,跟族群政治里最受压迫的华人,怎么可能有任何的可
比性?


8 族群政治按肤色看人,是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按肤色煽动种族仇恨,鼓动受害者
族群为小事情无理取闹,是最低端的民粹。

最后,回到德州大学这事,据说嫌疑人是个最近精神不太稳定的家伙(跟先前被怀疑的
兄弟会无关),什么身份,现在还没公布。

http://www.utcssa.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441

说了半天族群政治,种族歧视。我的观点是,美国已经不存在制度性的种族歧视,唯一
可以跟制度性种族歧视沾边的就是AA,我们受AA的苦。巧合的是,德州大学是一所实行
AA的大学。

我不记得德州大学的华人学生和网上义和团为学校实行AA游行抗议过。据说,有些人在
准备为“辱华”游行。

到时候牌子写什么?“有一个傻逼说中国人打嗝放屁,我很生气?”

很期待。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courts_law/supreme-court-uphol...
university-of-texas-affirmative-action-admissions/2016/06/23/513bcc10-394d-
11e6-8f7c-d4c723a2becb_story.html?utm_term=.e085b7f7f914

你觉得哪个美国人群体最友好?哪个群体最歧视?
https://mp.weixin.qq.com/s/oeKvd024VObAca4ejNlskQ

--


 
 
 deng9
 (deng9)
 经验: 0
 发帖: 454
[回复] [致信] [转寄]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添加] [删除] [转贴] [收藏] [举报] [加博]   [2]  站内引用: [post]Talk:95326[/post]  
发信人: deng9 (deng9), 版面: Talk
标 题: Re: 【浪里白条】我们冤枉穆铁生了吗?
发信站: 阿凡提BBS (2017/04/09 17:37:05 EST)


浪里白条写得不错,不过说什么白左是为了赎罪就瞎扯了。白左的三大本营好莱坞、主流媒体以及各级大学都是犹太人在掌控,犹太人对大民族大群体从来都有一种很深的恐惧感,挑拨各个大民族大群体互斗,犹太人才能安稳地站在剥削的顶端,本质上犹太人跟穆斯林也没什么差别。绝对真理的信徒不可能是善的,何况在教义里赤裸裸地鼓吹仇恨歧视异教徒的一神教教徒呢。

 [分页:  1]
[进入阿凡提闲聊讨论区]
回复文章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Re: 【浪里白条】我们冤枉穆铁生了吗?
内容: 
不上首页 [图片录像及其它发文操作提示]
表情:
  请注意: 上载文件暂时不支持中文文件名!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版权所有 - 阿凡提BBS (afantibbs.com) 2012-